噩可酱·离城

醉生梦死几回有,一曲琵琶还葬谁?

聊聊我的女朋友吧

  今天520,陪女票逛街,我想和她穿情侣装,她耍性子不穿(才不是我嘲笑她胸小)结果到了大街上,路过一个和我穿同款情侣装的妹子。长得挺高,腿又细又长,跟你讲那胸,G的吧,类似神仙姐姐的那种。然后我为了表达一下对她美貌的赞扬,吹了个口哨,结果女票一路无言,反正就是买买买。、

  然后你知道吗,她回家以后把一大堆购物袋一摔,就回房间了嗯。我跟你讲我一脸懵逼内心OS:妈的她又怎么了啊我去……结果她出房间看到她换了一身衣服,和我情侣款的那种,她小声地说:“再陪我去!”我愣了一下,哦我的妈呀她真可爱,但我说:“不用了吧”她顿时不开心,她说:“不,我现在就要!”我勾了勾唇笑笑:“好,我现在就给你.”

  三小时后…..

  女票表示腰太疼起不来了,我表示钱包太疼了,明天又要吃土了。


【喻黄】那时你遗忘了的夏天—失忆症

原著《全职高手》原著 作者 蝴蝶蓝

✘新人。不缺女朋友。不知道是不是坑。ooc严重。

✘cn离城或者噩可酱,游戏ID戒不了你的瘾【我说这些干嘛】

✘很多bug,不用带脑子看,体验一下狗血就对了

✘大概,可能城市文艺风当然也有回忆杀,失忆梗

✘不定期更,看心情,反正火不起来。

⇋⇌⇍⇎⇏⇐⇑⇒⇓⇔⇖⇗⇘⇙⇋⇌⇍⇎⇏⇐⇑⇒⇓⇔⇖⇗⇘⇙


   呼吸之间带着热腾腾的白雾,在烟雾的缭绕下在冷空气中升腾,稀释。在红绿灯切换的滴滴声前,车鸣呼啸而过,伴随着无声的叹息,在沉默的世界划过。

   刺眼的红色光晕下,青年默默无声地站在清晨刺骨的寒风中,用手紧了紧外套。厚重的风衣外套带着匆忙路过的风尘,握着手机的指尖微微发红,冰冷的手机屏幕隔断了飘忽不定的视线,埋头被庞大的人潮夹杂淹没。

   黄少天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个人,一个很重要的人。

   至今他都对那段高中生涯存有质疑,并且在毕业后的五年里这种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。如今想努力回想起那段高中生活,脑海里竟一片空白。

   本应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,也许有大多数人会忘却自己读书生涯的记忆,即使是在某个擦肩的瞬间突然回想起那人陌生的面孔,但无论如何也不会留下一个回眸。

   过去了的事就过去了吧,有什么好在意的。话虽如此,但是那些本应深刻的记忆一片空白,未免也太奇怪了吧?黄少天对那个并不存在于记忆的人格外在意,为此深信不疑。

 

   路过空无一人的旧巷,在被风吹的七零八落的招牌下徐徐抬头。

   顺手摁灭了手机电源,屏幕暗下来后,光线照射到手机显示屏上的镜面反射映照出一张俊朗的脸,每一处线条都洋溢着无限的活力,自然上扬的嘴角勾勒出一丝鲜活,仿佛世界都因为他的明媚而温柔。

   推开弱不禁风的玻璃门,吱呀的一声巨响后风尘席卷进潮湿的内室。黄少天费力地拉上门,差点被门口耷拉着叶子的植物绊倒,连忙扶住一旁的墙壁。

“什么破地方啊,真够偏的啊……”黄少天的嘀咕声嘀咕声适时响起,声音突然提高了一分大喊道,“叶修别装死,我知道你在!”

   白色的节能灯忽明忽暗,嗞嗞的电流声尖锐的仿佛要划破沉寂的空间,却并不存在一声应答。

   在惨白的灯光下,视线所及之处一片狼藉,满地的烟头。快递箱、医学书、乱七八糟的衣服……地上几乎没有可以踏足的地方。浓郁的烟草味混杂着泡面的气味在空气中发酵,烟灰随着刚才开门的风纷纷扬扬地飘散在空中。

   黄少天踹开一旁的快递盒,扫视了被烟灰铺满的木质地板随即目瞪口呆,“卧槽叶修你抽这么多烟是想得肺癌的吧,还有说好的医生应该有洁癖呢,你有点当心理医生的自觉好不好?”

“吵死了……”无精打采的声音从歪歪斜斜的沙发上突兀地传来,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支撑住沙发边沿,上腰发力,挣扎着爬起来。搭在身上的毛毯因这一系列的动作而滑落在满是烟灰的地板上。

   叶修微微翘首,摸出一根烟点上,脸上透露出被吵醒的烦躁与无奈,浓重的黑眼圈掩饰不住微微红肿的眼角,满是胡渣的下巴更显出这个人颓废的气质。

“不就是失个恋吗,用得着这么颓废吗?你堕落了,你完全堕落了啊!”聒噪的声音不知疲倦地响起,叶修不禁一笑,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黄少天。

“你不懂的。”他无奈地摇摇头,抖抖如鸡窝般乱七八糟的头发,“少天大大这次光临寒舍不仅仅是来安慰我吧。”

   黄少天微微点头,“唔,这只是一部分而已,你不是心理医生吗,找你有点事啊。”

“行了行了。”叶修揉了揉太阳穴,“随便坐。”

   黄少天环顾四周干笑两声,慢腾腾地随手抓了个快递盒坐下。

“说吧,什么事?”叶修嘴上说着,手上却也没停,不知从哪里摸出烟点起。

   黄少天酝酿了一下开口:“应该是从几个月前说起,在梦里时不时会梦到一些重复的片段和场景与对话,但醒来之后就不记得了。不过最清晰的是一个人的脸。”

   叶修飞快地戳了戳屏幕,看了他一眼,随后道:“能具体得描写一下这个人吗?”

“唔……大概是有温柔的眼神,嘴角总是挂着微笑。虽然感觉是那种小女孩喜欢的类型,可总感觉蜜汁可怕。可我从来不知道有这号人存在啊……”

   叶修揉了揉眼睛,对黄少天的喋喋不休做出答复:“有两种可能。第一种,你可以选择去脑科医院看看。第二种,你见鬼了。”

“学生时代这种事谁说的清楚啊,或许是真的记不起,但也很正常不是吗?人的大脑就是一盘磁带,转动太久,记忆也就没那么值得信任了。况且还是梦里。”

   黄少天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他忿然地敲了敲玻璃桌,手指骨节微红,好看的脸上透露出几丝懊恼,又有几分无奈。

“喂喂,话不能则么说啊,虽然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个人幻想,但潜意识中这个人的的确确对于我来说很重要!”

   叶修叹了口气,扭了扭身子,换个角度躺下。

“既然已经不记得了,那还谈什么重要不重要?失去的,就忘了吧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叶修挥挥手,黄少天只好把辩解的话咽在喉咙里,憋屈地转身走向门口。

   他突然狠狠地踹向地上的易拉罐,铁皮撞击墙壁的发出巨大的声响。

   响声过后,恢复沉寂,不满的发泄如无声的解释一样,无力而又苍白。

   嘭的一声关门声,叶修无奈地挠了挠耳朵,对着摆在桌子上的手机发起了牢骚。“你男朋友多久不见脾气臭了不少啊。”

   电话先前一直保持着沉默,嗞嗞的电流声中闯入了温柔的男声:“和原来一样,一点也没变啊。”

   叶修蜷缩在窄小的沙发里,局促的伸了个懒腰:“文州啊,这种事就不要扯上我了吧。”

“先不说这个,少天他……的记忆快恢复了吧.”

“时间说不准啊,毕竟发生那样的事情,心因性遗忘.....这种事情还是自己想起来比较好吧。”

   喻文州顿了顿,似乎不愿意提起这件事。

“我明白了,谢谢前辈。关于那件事,我很抱歉。

“希望如您说的那样,失去了,就忘记了吧。”

   挂断电话,忙音还回荡在叶修耳旁,他却一无所知。

“失去了的,就忘记了吧……吗?”


到了,但为什么是湿的……?@AsakiMio 
不过很良心,真的!